公司新闻

老板开会,员工为什么不说真话?

2016/11/10

编者按:每一位职场人士都很熟悉这样一幅情景,无论周例会、月例会、季度例会还是年终总结会,老板在主席台上激情四射慷慨陈辞,下面员工目光呆滞眼中无物,或者在笔记本上狂写不止,面似认真、其实什么也没做。


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体验:公司开会轮到各自发言,或者拈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或者说老板的指示非常英明、自己深受鼓舞、信心百倍云云,更有甚者连溜须拍马都懒得表达,说自己的看法已经被其他同事说过,表示同意以上意见。除了第一次参加例会的新员工还能讲一讲市场上真实的状况外,资格越老说话越是言之无物。


表面上这样的会议意见高度统一、一团和气 ,是胜利的大会、团结的大会 ,实质上除了浪费了因口渴而被老板喝了茶水外,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有时候老板本人也很迷惑,我给了他们说话的机会,这帮孙子平常在下面一个比一个能侃,比董事长还董事长,怎么拉到席面上比没出阁的大姑娘还扭捏,为什么啊?


一句话,都是所谓的企业文化理念惹的祸。什么不利于团结的事不做、不利于发展的话不说,既然来到这家公司得有归零的心态,自己的过去作为一杯水统统倒掉,然后用空杯来接受新东家制度与习惯,等等。


职场男女2.jpg

循序渐进员工慢慢都形成惊人的统一看法,自己讲真话也不见得会起作用,就是有用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得益,弄不好倒嫌得给老板一个不好印像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识实务者为俊杰,管他娘的,天塌下来个高的先顶着。为了揭开这个咄咄怪现象的盖子,下面把员工的心态分成不同类型,逐一细说端详。



大概分为不能说派、不敢说派、不愿说派、不屑说派等四钟情况。


不能说派


基本上是那些资历尚浅、能力稍显不足的员工,肚里有东西但没有能力言简意赅的表达出来,由于会议议程很紧迫,本来就感到自己无足轻重,不说也罢,别弄的话说不囫囵,搞得上司皱眉头、老板直瞪眼。


只要有一次,这部分人的发言被中途打断,其自尊心与自信心就会被彻底击垮 ,打死他都不会有第二次踊跃发言,他们就变成为名副其实的附和派、跟屁虫。


tooopen_sy_140436081965.jpg


不敢说派



枪打出头鸟、露头的椽子容易烂是这些鸵鸟型员工的座右铭 ,他们深知言多必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道理,况且有些真话也不适宜在大会上讲 ,他们往往会私下通过别的渠道把自己的意见聪明表达上去,既显示了自己的忠诚,又表明自己会来事儿。这帮人大多是老板的宠儿,他们八面玲珑、左右逢源、深谙职场政治之精髓。



不愿说派



与不敢说派想比,不愿说派有水平,但不聪明,他们被认为:认不清形式,就是认清了形式,也在坚持自我做事原则。有点像社会上坚持良知的知识分子。他们往往是群众中的精神领袖,老板对这部分人又恨又爱。爱其是人才;恨其不是奴才。天长日久经过漫长的企业文化的洗礼,习惯为了大会气氛的和谐,在大会上他们选择了沉默。这种沉默,不是对抗,也不是智慧,而是为了生存。


006pqMhUgy72ndSsU4l8d&690.jpg


不屑说派



这类员工 就好比历史上狂狷之士,或者今日的愤怒青年,愤世嫉俗、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但这类人往往很会发现问题,却不能很好解决问题。私下里是大炮,狂轰滥炸,把公司政策与细新动向批得体无完肤、惨不忍睹。


在大会上,他们从来都不缺乏奇思妙想,但是懒得表达、不屑于说。这部分人很容易被老板打入另册,罪名就是有才无德,严重缺乏团队精神与主人翁精神。企业一旦需要骇猴时,尔等就作为鸡被杀了,话又说了回来,公平讲,其实是替“不能说派”跟屁虫挡了刀。


所以,很多人感到很委屈,都是同时一批进入公司负责某区域的癞头安,文凭、能力、水平都不如自己,他被提升为总监助理, 自己却依旧还是和尚的头----平不踏,不公平、天理何在啊 !呵,大概此时他们已经忘记,事在人为,凡果必有因, 老板从来不相信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