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2017年巴西经济走势

2016/12/28

640.webp.jpg


2013年12月巴西央行发布的《焦点公报》预测2014、2015和2016年的年GDP增长率为4%,该《公报》凝聚了“市场主流经济学家”的预测。继2014年的0.5%增长率之后,巴西经济已连续两年以4%的速度衰退。

 

2014年的疲软表现使得人们一致认为,应及时采取适当的经济政策。在向大型企业进行一系列免税政策之后,经济政策不仅给广大中小企业带来了税率上冲击,还使利率翻倍,通过税务调整大大削减了公共投资。

 

始于2014年末、2015年初的经济萎缩被视为是复杂性理论中所谓的“正反馈”。简言之,就像掉到沼泽里越陷越深。


640.webp (1).jpg

 

当经济学家们为居民实际收入下降观点达成一致时,其对普通人“保持冷静”的要求与现实生活中遭受的打击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各项费用的冲击、利率的上升、雷亚尔的贬值以及公共投资的削减造成了通胀增长、生产水平下降以及信贷收紧。收入锐减势必导致公共税收大幅缩水。

 

供给端消极影响及其对经济收入增加的共同作用产生了“正反馈”的效果,表现在失业威胁下的各企业、银行以及消费者纷纷寻求自保。

 

工业企业产能闲置,公司也因背负国内外债务而不得不调整收支以面对需求减少、债务难偿的局面。对他们而言,无论是裁员还是暂缓那些能创造需求和岗位的投资,都是合乎情理的。而就银行来说,似乎最好的方式莫过于提高信贷成本并控制贷款的发放。

 

在需求持续走弱,债务成本不断提高的背景之下,企业只得选择部分关停产能。与此同时,裁员成为看上去合理的决策,而这样也就封堵了投资再生产的道路,需求和就业受到了拖累。对于银行而言,调高贷款利率并收紧放贷似乎成为了可行的选择。

 

那么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呢,他们不得不节衣缩食。他们中一些人丢掉了工作,剩下的则生活在失业恐惧当中。这样,商业没落了,既没人销售也没有订单,库存积压,企业只得削减更多产能的同时大量裁员。库存积压成了经济衰退漩涡中的一股浊流。贷款高利率的冲击之下,公共债务不断增加以致达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从微观经济角度看来合理的举措,其效果适得其反,将严重影响宏观经济。那些看上去对企业、银行这些微观个体有利的决定,却对国家整体经济贻害无穷。


640.webp (2).jpg

 

相比2013年第三季度,2016年同期企业固定资本总额下降28%,家庭消费下降7%,GDP下滑7.8%。巴西国家家庭季度调查(PNADContínua)显示,失业率从2014第四季度的6.5%增至2016年就越的11.8%,有1200万人失业,为历史最差记录。

 

巴西国家地理统计局数据显示,相比2015年同期,2016年八到十月新增300万失业人员,失业人数增长32.7%。在业人员工资同比缩水3.2%。

 

今年1到9月,受长期税务问题、需求不振和信贷紧缩的影响,破产保护申请相比2015同期上升了62%。2016年前9个月,申请破产企业数达1405家,同比增长6%。

 

当经济学家们为居民实际收入下降观点达成一致时,“保持冷静”或是“紧缩政策”的要求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现实生活的打击。他们谴责所谓的信心恢复与实际的经济形势并不相符。2016年第三季度GDP下降了0.8%,是2015年第一季度以来连续萎缩的第七个季度。事实上,企业的信心来自需求,而劳动者的信心来自就业。世界各国政府都试图通过低利率振兴经济;与私企协调合作,促进创新型投资;倡导新的产业革命;并寻求改善公共基础设施的长远方案。用《经济学人》的话来说就是“提升私企对未来市场需求的信心,让持续性的经济复苏成为可能。”


640.webp (3).jpg

 

巴西媒体宣称经济能迅速恢复增长,因为信心已经重建,产出缺口业已扩大。危机迅速清除 “人为刺激”的过度影响。根据哈耶克的经济理论,他们宣称,消费的下降将引起储蓄的自动增加或投资的增长,预示着繁荣的未来。按这样的逻辑,正如家庭预算管理的趋势,分配给投资的钱来自于从消费节约的部分。


凯恩斯看上去反对哈耶克的理论,但正如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RobertSkidelsky)所指出的,凯恩斯只是对哈耶克的理论提出了极高的要求而已。根据利奥尼尔·罗宾斯(Lionel Robbins)的观点,无论哈耶克对危机根源的解释有效与否,“治疗”的建议是不恰当的,正如毛毯和兴奋剂无法拯救堕入冰窖的醉汉一样,因为经济过热才是他们的问题根源所在。

 

【注】:

  • 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Hayek,1899—1992年),是奥地利出生的英国知名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以坚持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反对社会主义、凯恩斯主义和集体主义而著称。他被广泛视为是奥地利经济学派最重要的成员之一,他对于法学和认知科学领域也有相当重要的贡献。

 

  • 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 1883—1946年),英国经济学家。一反自18世纪亚当·斯密以来尊重市场机制、反对人为干预的经济学思想,凯恩斯主张政府应积极扮演经济舵手的角色,透过财政与货币政策来对抗经济衰退乃至于经济萧条。他的学说也成为1920年代至1930年代世界性经济萧条时的有效对策,以及构筑起1950年代至1960年代许多资本主义社会繁荣期的政策思维,因而被夸为“资本主义的救星”、“战后繁荣之父”等。一度主宰资本主义的凯恩斯思想也成为经济学诸学派之一,称为“凯恩斯学派”,并衍生数个支系,其影响力持续至今。

 

  •  利奥尼尔·罗宾斯(Lionel C. Robbins,1898—1984年),英国经济学家,伦敦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他长期坚持经济自由主义思想,确立了伦敦学派的独特作用。在经济学宗旨和方法论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值得一提的是,罗宾斯本人在研究工作中很少用到现代经济学分析中必不可少的数学工具,但在他领导下的伦敦经济学院却成为当时研究经济计量理论的中心。

 

  •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Robert Skidelsky,1939—),著有《凯恩斯传》,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传记作家之一”,该书中心思想是,经济学不是“科学”,而是伦理学的一种应用,经济学家首先应该具有文化和道德观。

 

  • 正反馈是指受控部分发出反馈信息,其方向与控制信息一致,可以促进或加强控制部分的活动。它是一种反馈的形式。反馈信息影响系统再输出的结果,更加增大了受控量的实际值和期望值的偏差,从而使系统趋向于不稳定状态。正反馈是传播者的给定信息与真实信息的差异倾向性加剧系统正在进行的偏离目标的活动,这种偏离活动的发生与加剧,会使传播目的与社会大系统产生越来越大的距离,不断使给定信息接近真实信息,是传播者争取有效传播的关键。

 


作者简介:

路易斯·冈萨加贝鲁佐(Luiz Gonzaga Belluzzo)是坎皮纳斯州立大学(UNICAMP)的经济研究所的教授。2001年,他被列入二十一世纪百位非正统经济学家传记名录中。

加布里埃尔·加里布罗(Gabriel Galípolo)是圣保罗天主教大学的老师。